岚stormwindy

你好!感谢你来到这里!

圈名是岚,叫我山风也可以√

头像是自家喵主子( •̀∀•́ )

主产:凹凸世界-瑞金

主混:凹凸/第五/暖暖

本命:瑞金only【极端洁癖,不拆不逆,后果自负】

嗯,是过激瑞吹金吹,凹凸全员厨,第五的萌新小透明,暖暖的剧情党。凹凸本命CP以外主产雷安/凯柠/卡埃/丹秋/银幻等,总体上比较杂食。第五杰佣only洁癖注意,不拆不逆,其余杂食。暖暖站樱暖only/奥弗无差,此外不关注CP,只看剧情。

天雷嘉瑞嘉,看到就会炸,踩雷者黑名单见。凹凸里格瑞除金以外的CP都不接受,all金接受单箭头,比较喜欢瑞金嘉金修罗场,但是双箭头只接受瑞金only。第五里所有拆逆杰佣的都不吃,尤其天雷杰园。暖暖拒绝拆逆樱暖和拆奥弗,其余随意。虽然杂食但是雷点也很多,没有天雷那么严重但是也会有点不舒服,慎fo注意。

想要日更奈何懒癌的拖延症晚期,努力咸鱼翻身中,立志文画双修走上人生巅峰ing。

欢迎同好小伙伴来找我玩!扩列了解一下!我平时还是很好说话的!

佛系渣写手,常年潜水党,请多指教啦!

有些冠冕堂皇的正义真的是恶心的要死。

没有绝对的界限,何来绝对的黑白,对错与否不过是一面之词。

比起令人可笑的所谓好人们,我宁愿选择十恶不赦的恶人。

【主瑞金/多CP】下一页(2)

→短篇正剧向,同一天内七个小时的事情,七章完结

→现代paro,所有角色均成年且步入社会,大量回忆内容形式为主

→全文CP向:瑞金/雷安/凯柠/丹秋/卡埃,本章主卡埃/雷卡亲情向

→亲情向:秋瑞金(秋金亲姐弟,瑞金骨科,法律上的兄弟,领养非亲生),雷卡,双安(私设兄妹),其余全员友情向

→注意避雷:角色死亡有,四十米大刀有,但是存活的角色都是HE保证

→每一章会是不同角色的视角,彼此间都会有联系和伏笔,敬请期待

→更多作品见主页,欢迎喜欢推荐尤其是评论!


·请务必看完前文再看,否则可能对剧情无法理解!第一章走这里:(1)


穿梭在街道间的寒风漠然打乱了飞雪的舞步,时针和分针连成一条直线,深冬的夜幕被厚厚的云层笼罩,看不见任何孤星的闪烁。奔跑在人群中的少年冒失地向不小心撞到的路人留下一句匆忙的道歉后,继续朝着目的地在人流中逆行。他穿着略显单薄的蓝色夹克,有些显眼的呆毛在头顶随着跑步的频率晃来晃去,一张娃娃脸年轻地像个刚成年的大学生。接连拐了好几次弯后,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不远处的红绿灯下。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子戴着鸭舌帽,低着头撑着伞站在原地安静地如同一个雕像。

在他将手机从口袋中拿出的那一刻,少年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抱歉!我、我来晚了……哈……”

“没事,我也刚到没多久。”卡米尔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揉了揉对方落了一层雪的头发,“别急,慢慢说。”

“呼……”埃米喘了几口气,“之前在金他们家楼下遇见了紫堂幻,闲聊了几句,后来我老姐又临时打电话让我去帮她搬东西,所以迟了一点。”

“紫堂幻啊……”卡米尔念叨着这个熟悉的名字,迟疑着开口:“金的情况,好些了吗?”

“怎么说呢……学长还是老样子……”埃米有些无奈地抓了抓头发,“不过情绪已经稳定了很多,上次那种状况应该不会再出现了,总体来说还是在好转的。”

“那就好。”卡米尔叹了口气,自然地牵起埃米的手,“走吧,说好的去你家。”

“呃……嗯。”

埃米有些别扭地转过头去,笨拙地反握回卡米尔的手。虽然隔着手套,但总能感觉到那触手可及的温暖就在身边。

转眼间,他们已经认识快一年了。

卡米尔和埃米相识的契机源于金。大学时代,金,卡米尔和紫堂幻以及一个叫罗德烈的四人是室友。金开朗热情的性格自入学起就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阳光的少年无论走到哪都带着太阳般耀眼的光芒,让人不自觉得想要靠近。也许不能说是多么完美,但金给卡米尔大学四年留下的回忆确实弥足珍贵,能被谨慎交友远离人群的卡米尔称得上一声朋友。即使毕业后四人各奔东西,卡米尔也始终没有忘记这个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少年。

然而一切都在一年前改变了。许久未接通的电话里,少年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和生机,沉重脆弱的声音宛若在下一秒就要崩溃。卡米尔在惊诧之余得知了他的姐姐因意外去世的噩耗,准时的参加了那场特殊的葬礼。和少年长相极为相似的金发少女静静地躺在棺木里,而金一度他艳羡的闪耀双瞳也变得黯淡无光。卡米尔并不能理解这种痛苦有多么可怕,但看见金判若两人的情况,也只能送上一句于事无补的“节哀”。葬礼结束时,他是最后离开的一批,在金的目送中渐渐走远,却被一张学生证吸引了视线。

照片上的少年长着一张略显稚嫩的娃娃脸,有着和自己相似的发色和眸色,头上一根显眼的呆毛很好的引起了他的注意。埃米,男,凹凸大学大四学生——在确认了上面的信息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母校,找到了这个迷糊的小学弟。交谈中得知,他是金以前在学校社团的后辈,自己和姐姐受金关照很多,所以来参加他姐姐的葬礼以示哀悼。本来两人有限的交集应该到此为止,可命运偏偏冥冥中注定的缘分让两人再度相遇。在甜品店发现自己最喜欢吃的招牌芒果慕斯出自埃米之手时,卡米尔还未意识到命运的玩笑已经开始。两人因为食物方面的共同爱好开起了友谊之船,然后在一个又一个巧合中逐渐越界,终于在夏夜的游乐园之行中跨过了警戒线,升华到了爱情的巨轮。

卡米尔当然不会忘记那一天。埃米终于从大学毕业,为了庆祝他的解放,两人相约游玩一整天。白天在各种甜品店中吃遍了凹凸市的美味,傍晚在河边散步时顺便看了烟花,找了借口偷偷溜到未来嫂子的花店买了束玫瑰准备告白,游乐园相见时却发现对方背后也藏着一束一模一样的玫瑰。两人的告白计划都因为藏在背后的花太过明显而以失败告终,跳过这一步顺其自然地进入了情侣模式。后来卡米尔才知道,艾比和埃米是自家嫂子安迷修从小一起长大,安迷修一直把他们当弟弟妹妹看。不得不感叹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艾比和埃米和安迷修来自同一所孤儿院,两人的恋情侥幸逃过了父母这一关的考验。虽然艾比因为唯一的亲弟弟就这么被一个男人拐走了郁闷了好久,但最后还是为了弟弟的幸福认栽了。至于卡米尔那边,就没有这么轻松了。说到家人,卡米尔并没有什么美好的联想。他记得大学时代里一次偶然的闲聊,金谈起他的姐姐和哥哥时幸福的神色,那是自己多年来求之不得的事物。罗德烈是独生子,紫堂幻的情况倒是和自己相似,从他的眼神中,卡米尔看见了相同的情感。紫堂幻来自凹凸市知名财团紫堂家,身为家主的独生子却因为性格懦弱平庸而被家人看不起,旁系的表哥反而获得了继承权。卡米尔看得出他的不甘和不凡,却也只能看破不说破,他的人生只能让他自己走。而自己呢?亲情,对于卡米尔来说是极为矛盾的一种情感。作为雷氏财团私生子的自己,自出生起就被母亲当做要挟父亲的提款机,母亲去世后更是沦为雷氏的一枚棋子。从未感受过父爱与母爱的他,一度对自己的人生不抱任何希望。

直到他遇见了雷狮。

他还记得儿时那灰暗的童年,那人像一道闪电般撕裂了笼罩在他眼前的阴霾。雷狮在雷氏的眼里是个十分头疼的狠角色。这个三少爷生来狂傲不羁,天不怕地不怕,一向我行我素,无视家族繁琐的规矩,按照自己的方式随心所欲地活着。然而在自己受人欺辱之时,只有他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拉起了自己的手,用实际行动教会自己要堂堂正正地站起来,不要向他们低头。那是他第一次从一个雷家的人眼中感受到平等相待的目光,不包含任何嘲讽不屑的正视。同甘共苦,一视同仁,手足情深,全是雷狮以身作则刻在他脑海中的行事准则。这个男人仿佛生来就注定脚踏深渊狂澜,不受任何规则束缚地征服世间波涛汹涌的汪洋大海,任何风暴都不能阻挡他前进的背影。这是卡米尔的信条,亦是他选择的道路,这个人是唯一配得上他恭恭敬敬地称为大哥的人,也是他唯一承认的亲人。

在卡米尔的同性恋情被雷氏得知时,比原先更疯狂的诋毁和讽刺不断猛攻着他的心理防线。雷父早已将卡米尔视作商业联姻的筹码,更是勃然大怒,甚至以埃米的人身安全威胁他。而此时,只有雷狮站了出来,干干脆脆得也在雷父面前出了柜,并表示若是敢动他的人和卡米尔的人一根毫毛,便与雷家势不两立。雷家的内战一触即发,雷狮的大哥立刻怂恿雷父整治雷狮,而雷狮也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宣布了和雷家断绝关系,自己带着人白手起家去了。卡米尔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和雷狮一起创业,在雷狮培养多年的得力助手帕洛斯和佩利的帮助下顺利起步,更是在雷狮大学时发展的交际网上找到了很多可靠的合作伙伴。在登格鲁公司,圣空集团等跨国企业的联合施压下,雷家即使气的跳脚也不敢动他们一根毫毛。可以说,自己可以像今天这样自由的生活,拥有自己的事业,守护自己的爱情,全部离不开雷狮的帮助。亲情的意义,是雷狮教会他的。

说起来,大哥自离开雷氏起的摸爬滚打,中途虽然吃了不少苦,但终归是有了可观的收获,也遇到了自己的真爱。看来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加油,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和大哥,也是为了此刻牵着手的他。这样想着,他不由得将游离的视线转到身旁少年的脸上,却未料到正好与对方眼神交汇。

“你、你这样……看我干嘛?”

埃米在寒风中冻得通红的脸似乎更红了一点,视线慌忙转向别处,卡米尔的脑内很快浮现出“可爱”两个大字。

“没什么。”卡米尔轻笑了一声,取下自己的围巾,熟稔地帮恋人围上,“你看你,脸都冻红了。”

“……才没有呢。”埃米毫无说服力地反驳着,看了看手表,很快转移了话题:“快走吧。都7点了,我老姐还在家等我们呢……”

“嗯。走吧。”卡米尔再度握紧了他的手,两人在雪中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TBC……】


最终我的flag还是王境泽结局了……

没办法,被喜欢的太太评论了瞬间满血复活嘤嘤嘤【gun

今晚先跟一波沙雕图,明天更文,下一页尽快写完√

凹凸沙雕日常

此为下篇,上篇走这里:(上)

CP见tag,仅供娱乐,感谢观看。


凹凸沙雕日常

此为上篇,下篇走这里:(下)

CP见tag,仅供娱乐,感谢观看。

立个flag。

lof一天不改这沙雕页面,我就一天不再产出任何玩意儿。

反正产出了也没人能看见,在退圈的边缘反复试探.jpg

希望我的flag不要成真,大型劝退真是骚操作√

死不悔改吃枣药丸= =

我当初为什么要更新这个沙雕版本= =

lofter你能长点心吗。

更什么文画什么画,啥都不想干。

【主瑞金/多CP】下一页(1)

→短篇正剧向,同一天内七个小时的事情,七章完结

→现代paro,所有角色均成年且步入社会,大量回忆内容形式为主

→全文CP向:瑞金/雷安/凯柠/丹秋/卡埃,本章主瑞金/丹秋

→亲情向:秋瑞金(秋金亲姐弟,瑞金骨科,法律上的兄弟,领养非亲生),雷卡,双安(私设兄妹),其余全员友情向

→注意避雷:角色死亡有,四十米大刀有,但是存活的角色都是HE保证

→每一章会是不同角色的视角,彼此间都会有联系和伏笔,敬请期待

→更多作品见主页,欢迎喜欢推荐尤其是评论!


今天是12月31日。

 

凌乱的雪花从天边灰暗的云层中翻滚而下,宛如白色的风暴一般瞬间席卷了他朦胧的视野。刚刚入夜的城市亮起星星点点的灯火,微光组成的河川在暴雪中艰难地流动着,延伸到远处融入光的海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冰冷的玻璃窗随着他呼吸的气流凝结出一片细密的水雾,原本就模糊一片的景色逐渐变成了斑驳的色块,在他的瞳孔中央映照出小小的光圈。

少年只是静静地站在窗前,维持着半靠着窗台的动作,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另一个世界的一切,仿佛那喧嚣浮躁的众生百态与自己无关。带着熟悉香水味的客厅浸没在黑暗的夜色中,墙上的时钟依旧敬业地履行着它的职责,秒针的每一步都和他的呼吸声恰好合拍。冰冷的空气仿佛随着空间一起静止,安静地可怕,似乎心脏下一秒就要撕裂胸腔跳出来,背叛自己这个怠惰的主人。

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显示的时间正是17点整。屏幕上的金发少女笑得分外开心,左手和右手分别抱着两个尚显稚嫩的男孩。银发的那个板着一张脸,嘴角僵硬的笑容过于勉强,紫水晶一般好看的眸子中却隐不去一股执着的倔强。另一边的金发男孩年龄看上去更小一些,眉眼与少女十分相似,就连那笑容也几乎是同样的灿烂。背景是一个简朴的小房间,窗外树枝的新芽昭示着初春的到来,温暖的阳光照在三人身上,与那段时光一同定格在那个瞬间。

可惜的是,照片定格得了瞬间,却定格不了永远。

照片里的主人公之一默默地按了黑屏,把手机放回口袋中。那个曾经懵懂无知的男孩如今已经成长为挺拔英气的少年,那个曾经为自己挡下一切风雨的背影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窗外奔涌不息的车流将他们送到这个繁华的都市,也在那一天带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在儿时父母就已经不复存在的记忆中,姐姐秋从小就扛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勤工俭学,早出晚归,只为了自己和格瑞能够拥有更好的生活。无论她在外面受了怎样的委屈,吃了多少苦和亏,回家时总是用最灿烂的笑容迎接他们。秋有着不服输的坚毅性格,和乐观向上的积极心态,这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格瑞和他的成长。她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这是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事实。

幸运的是,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那个叫丹尼尔的白发男人金是见过的,对他的第一印象也很不错。英俊谦逊,气度不凡,家庭条件优越,按理说应该是个很受欢迎的成功男人,倒追的女性肯定不少。但他唯独单恋秋这一枝花,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这点金倒是不奇怪。姐姐在自己眼里是最优秀的,就算去掉滤镜来看,秋也是个很完美的女性。从外貌上来说,秋是个毫无疑问的美女;从性格上来说,秋的独立自信是她迷人的闪光点。试问一个重情义明事理又自立自强的阳光女孩谁会不喜欢呢?金看得出来,秋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而丹尼尔看着秋的眼神也让金确信,他是真心爱着姐姐的。尤其是在格瑞与丹尼尔见面后都点头的态度来看,姐姐的眼光的确很准。两人的恋情发展的很顺利,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金在学校时收到过姐姐从婚纱店发来的照片,穿上婚纱的金发少女挽着白发男子的胳膊,神色是那样幸福满足。在两人的笑容中,似乎能看见他们美好的未来。

——如果那件事没有发生的话。

那是一个同样大雪纷飞的傍晚,结束了一年忙碌的学业后,他在车站见到了久违的亲人。刚出火车站,少女就迎面送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个见面礼突如其来,却又让他在寒风呼啸的街道上感到无比温暖,毕竟没有什么是比与家人重逢更让他安心的事情了。秋似乎比半年前更消瘦了一些,眉眼间的笑意倒是从未变过。拉着弟弟的手嘘寒问暖了半天,两人闲聊着走到了市中心的一家花店。老板是个棕发碧眼的年轻男人,看上去温和谦逊,一见面就给了秋和金一种莫名的亲切感。秋冲着金狡猾地眨了眨眼,在店长的介绍下选择了一束白玫瑰,包装好后轻快地走出了店铺。零星的雪花落在纯白的花瓣上,靠在少女的胸前微微颤抖,秋一边调侃着弟弟不许告诉她的恋人这份惊喜,一边念叨着另一个弟弟无法回国一起过年的遗憾。归家的路途本该如此欢笑相伴,直到路过那个噩梦般的十字路口。

随着刺耳的鸣笛声在耳边尖锐地回响,金转头只看见近在咫尺的车灯过于明亮的光,大脑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体就被一双手猛然推开。那一瞬间的冲击阻断了一切感知,唯一深深印刻在脑海里的,只有最后少女伸向自己的手和嘴角满足的笑容。

待到空白的意识回归之时,周围的人群已经堵在了他的身旁。他跌坐在路边,只是怔然地看着眼前难以置信的一切。上一秒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姐姐,此刻却一动不动地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汽油味夹杂着血腥味弥漫在寒冷的空气中,阴冷的暗红色浸透了她的全身,也染红了少年的视野。因血液飞溅而变成血色的玫瑰静静地卧在她的身旁,在雪地中和她一起绽放出残酷的终焉。周围嘈杂的人声传不进他的耳中,死寂的世界里,少年只是颤抖地走到她的身旁,抱起她逐渐失去温度的躯体轻声呼唤着她,可永眠的人无法回应他的祈愿,脆弱的生命宛如昙花一现般消逝,命运无情地将她的时间永远定格在了那一瞬。无意识的泪水伴随着绝望的呼喊淹没在喧嚣的人群中,警察和医生疏散着人群,他恍惚中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眼睁睁看着姐姐被送进抢救室。手术中的红灯仿佛点亮了他最后的希望,他寸步不离地站在门前,等待着奇迹发生的那一刻早点到来。

然而他等来的,只是一句“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那一刻,跌跌撞撞从走廊那头飞奔而来的白发男子恰好听到了这句残酷的审判,惨白的脸上瞬间失去了所有血色。他踉跄着冲上前,不顾医生的阻拦冲进了手术室,跪在病床前用颤抖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呼唤着少女的名字,握紧她已经冰冷的右手——无名指上还戴着前天他亲手为她戴上的婚戒的那只手。金愣在原地,呆滞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世界仿佛回到了黑白默片的时代,他像局外人一般看着眼前的生离死别,却无法干预剧中人的丝毫命运。周围的所有声音都被可怕的寂静吞噬,唯一回响在耳畔的,是那辆车急刹车的刺耳声响;视线所及的所有画面都变为黑白灰的单调色块,唯有手上沾染的鲜血殷红刺目;脑海中一切思维都停滞不前,只是不断重复播放着姐姐推开自己的那一刻时,嘴角扬起的笑容。眼前似乎闪过一道白光,他本能地闭上眼睛,意识在下一秒坠入深渊。

也许是责任使然,也许是执念驱使,他的倒下并没有拉起心理防线的警钟。在病床上醒来的那一刻,他看见的是早已等候多时的警察。事故发生的原因是该轿车司机酒后驾驶,导致车辆偏离了轨道冲到路边的人行道并驾车逃逸,造成一人死亡。现该司机已经抓捕归案,后续处理也只能正常走法律程序。丹尼尔自那天离开医院后就失去了联系,自己作为受害者身边的唯一亲人,必须妥善处理一切后事。奈何金只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对人情世故知之甚少,维权举步维艰,处处碰壁。那司机家里又是有点势力的,一审法庭上,对方律师咄咄逼人,一再推卸事故责任,而金的手头并没有多少钱,请不起好的律师,虽然义愤填膺却也无能为力。刚刚失去最重要的亲人,又被接踵而至的如山压力几乎压垮,那几乎是他人生中最绝望的一个新年。

直到他的归来。

那是过年前几天的一个清晨。依旧猖狂的暴雪肆虐于天地之间,落在棺木旁墨黑的花瓣上显得分外醒目。这是一场没有新郎的婚礼,亦是一场宣告永别的葬礼。穿着洁白婚纱的金发少女安静地躺在棺材中,双手放在胸前,握着一束纯白如雪的玫瑰。她轻阖双眸,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仿佛只是陷入沉睡的睡美人,等待着她的王子将她唤醒。她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美丽新娘,最华美的嫁衣亦是她安眠的殓衣。来宾并不多,都沉默着站在一旁低头默哀,金穿着极少穿过的黑色西装,俯身向至亲进行着最后的告别。仪式尾声之际,众人默然离去,少年一人站在大雪中凝望着灰暗的天空,任由寒风吹乱他特意梳理整齐的金发。在疲惫和寒冷中宛若摇摆不定,即将再次倒下之时,他被一只手温柔地挽住。

银发的青年松开手中的伞,用力拥住他消瘦的身躯,在他的耳畔留下低语。

“我回来了,金。”

后来的事情发生的顺理成章。格瑞和自己不同,金一直都知道。他几乎是个完美的人,从小到大都是如此。长相俊美,成绩优异,从容冷静,处事果断,他仿佛生来就是注定要站在金字塔顶尖的精英,而自己只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格瑞成为他的家人是一场意外导致的后果,否则自己和如此优秀的人根本不该发生任何交集。他很快联系了他的大学同学——国内顶尖的律师银爵来帮忙,官司打的很成功,一切问题迎刃而解后,秋安然入土——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丹尼尔到最后都没有出现吧。

如金所料,是凯莉把这事告诉格瑞的。格瑞在外企做高管,工作忙的不可开交,金本不想打扰他,就是因为了解他的性子。格瑞一旦知道秋姐出了事,一定会抛下一切工作赶回来。他明明已经做好了自己应对一切的准备了……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单纯。对于秋姐的逝世,金看得出他眼中的沉痛与悲伤。毕竟是秋姐将他们俩一手带大,这是格瑞一生都没齿难忘的恩情。然而这份伤痛没有影响他太长时间,很快,金从他紫色的眸中就看出了释怀的平静,但挥之不去的,还有无限的担忧与不安。

金知道,这种担忧和不安源自自己,这个“弟弟”身上。

秋姐的事情告一段落后,格瑞很快办理了调职手续,回到了国内工作。一度以为要一个人面对的屋子,也再度变成了两人同居。格瑞对他的关怀可谓无微不至,但金的心中却愈加郁结。他知道自己的“哥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正因为如此他才会痛苦。他是谁?一个眼睁睁看着姐姐死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的懦夫,他凭什么心安理得地享受这种安逸的生活?自己这种渺小而卑微的存在,又有什么资格得到他超出界限的爱?躲在兄弟之名背后的禁忌的恋情,为什么偏偏是这样无能的自己会得到命运的青睐?

在被来自于自己的无数的质问和批判包围的日子里,他将自己的世界封闭了。终于那一天,男人用着复杂的眼神凝视着他,沉默许久后开了口:

“金,你病了。”

病?他很清醒,他是病了,也许病入膏肓,还是无药可救的那种。所以你为什么不肯放弃我,还要浪费时间在我这种人身上呢?

手机的突然振动打断了少年的回忆。时间已经悄然走过18点,亮起的消息界面上是熟悉的昵称和号码。

【我今晚加班,迟点回来。晚饭在冰箱里,不要忘了吃。早点睡。

From: 格瑞】

“知道了。”

他对着玻璃回答道,在手机屏幕留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TBC……】